~絵と写真.動画と漫画.気持ちを伝えて場所~


by purpleimage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文字域_情人的眼淚( 3 )

前往情人的眼淚_肆

【六】曾參殺人

  某甲偶而會寫一些期待世界仍有正義的回應,留在網路上,以下是多年前的一篇;
-----------------------------------------------------------------------------------------------------
版主大人:

  您好!在此有些不情之請,希望您能諒解,也希望您能瞭解我的感受。

  我個人認為,網路本來就是個資訊流通的優秀工具,不過由於個人時間安排上的問題,一直無緣了解它,前些日子卻赫然發現自己成了留言中的主角,且被他人爭相議論,真令人莞爾。

  對於留言中的種種,或許版主您也感到憤慨,我也曾想,若我不是該事件的主角,可能我也會感到很氣憤吧!但是,這些種種卻沒有任何人來問過我,就已經在網路上與大家「袒裎相見」,我覺得我已被剝奪了「解釋」的權利了!

  人都會犯錯,或許從外表看來我真的有些事令人怒火中燒,但是他有向當事人表態的權利,現在他自己放棄了說的權利,卻又要剝奪別人解釋的權利,豈不是很不合理?

  況且,網路上雖然是互不相見,但也應該注意用字禮節吧!今天他可以用一些不雅的文字去敘述一個他不確定的所謂的「事實」,這樣豈不是鼓勵各位在網路上做人身攻擊嗎?我想網路絕不是這樣使用的吧!

  很多事情不是當事人,就不了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能光用一個「聽XX説......」就來定別人的罪,這是一種剛愎而非理性的行為。

  我對於部份的內容,也深自反省,當然,也盡力去改正,但我也希望,像這樣具有攻擊性而未得當事人証實的流言,不要再出現了,好嗎?
-----------------------------------------------------------------------------------------------------
至於後來這件事到底怎麼樣了,版主有沒有做適當的處理,由於年代久遠,也不可考了,不過由某甲後來對網路留言版等類似產品意興闌珊這點來看,他早就認為正義已死,如果偶而上去留兩句話,也不過就是為已死的正義上柱香聊表哀思與敬意了。
[PR]
by purpleimage | 2010-05-28 20:22 | 文字域_情人的眼淚
前往第零~叁篇

【四】防線(未修版)

  「我討厭你們這樣對我!」某甲在他某年某月某日的日記開頭這麼寫著。

  某甲的生活一如以往單純,除了早上背著電腦包到公司刷卡報到、吃中飯、刷卡下班回到宿舍,上網閒晃、與網民們哈啦打屁,偶而逛逛網店,買點小東西犒賞自己外,真是乏善可陳。

  也由於一如既往的單純,他在自己的宿舍裡成功建構了防護罩,這是他的安穩小窩,沒有人進來過,唯一對外的溝通管道就是網路;甲任職的公司不大,由幾個股東組成,什麼官階的主管都有,標準的小而美,主管加起來的人數比員工還多,差不多就是這個情形了,也因此每個員工都身兼數職,這也正是當今社會的趨勢,最好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什麼都會,甲也是十八般武藝,雖說不上樣樣精通,不過應付這些主管提出的需求卻也恰恰剛好。

  某回公司參展時,臨時要求甲擔任展場業務人員,別看他是宅男,就因為他有著憨厚的表象,意外成交了不少案件,展出前公司承諾將給予的業績獎金,屈指算來也能領到不少,就在展覽結束核算獎金時,任職會計主管的某位股東貌似熱情地拍著甲的肩,倚老賣老地說著:「年輕人你不錯!看不出來呀!本月份業績獎金可是全公司第一名呢!」,甲不好意思地望向公司其他三名員工,一邊客氣地回應著:「都是公司栽培、運氣好!」一類的客套話。

  到了領薪水時,甲看了看薪資單,心生疑惑地前去詢問會計主管:「請問一下,關於業績獎金的部份?」主管仍是面帶笑容地回應著:「啊呀!這是公司慣例,我忘了告訴你,業績獎金超過一定的額度,我們就會分幾個月給付。」甲諾諾地應著,最後抬起頭對主管說:「主管,下個月我就要繳交後半年的房租,如果方便的話,希望您能幫我處理剩餘的獎金,真的很謝謝你!」主管面帶為難地看著他,最後故作大方地說:「好吧!這部份我先想辦法處理給你。」

  下午這位主管果真拿了一張支票,說是私下先開給他的,並叮囑他千萬不要告訴其他同事,甲心存感激地收下支票,回到家中打理了一切正準備休息,行動電話卻響起○彈的主題曲,接起電話,耳邊傳來的是老同學的聲音,幾番寒喧後,甲想起這位同學開業的事,順口詢問了一下,才知道他最近資金週轉有些問題,心底掙扎許久,他還是把剛到手的支票轉借給這位老同學,畢竟這位同學以前在學校對他很夠義氣,也是個信得過的人。

  借人的錢,被分成許多期慢慢回到甲手中,這件事過了許久許久,不知什麼時候居然在公司同事間傳出他與主管借錢的流言,小公司就這點討厭,處處都是透風的牆,又過了許久許久,甲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 會計主管因為知道甲需要一筆錢繳房租,所以私下開了張支票借給他 ─

  流言是這麼說的,幾個同事還揶揄他跟主管關系匪淺,甲只能苦笑著把誤會、委屈往肚子裡吞;而關於那筆錢的餘款,某甲想一想自己的經濟狀況也不是很好,下個月要繳的錢也迫在眉睫,所以他詢問老同學,是否能將還款的額度調高,沒想到同學給他的回應竟是:「那關我什麼事?」

  一夜難眠的他,隔天剛到公司,另一位同事就匆匆忙忙向他跑來,告知之前由甲主導的案子,因為業務經理的介入,已經轉由其他同事負責,甲只能拿著當初提案的企畫書前去與主管理論,經理的理由很簡單:「你提出的這個部份,在業界沒人這樣做,對於公司來說風險很大,也是對業主的不尊重。」對於主管的理由,就像黃蓮水強灌在甲的喉嚨裡,沒啞也成啞巴了,甲只能在心裡OS:「這東西你不是已經看過,也覺得沒問題了嗎?!」

  碰到以上這些問題,甲不會跟家人討論,根據經驗,每每甲還沒把事情交待完成,就被對方打斷,並以他們的方式解讀,有回甲氣憤地說:「我還沒講完,你幹嘛一直打斷我?」得到的回應是:「我不想聽你講,因為我知道你想講什麼!」到底想講什麼呢?對方也從來沒交待清楚過,甲遇到這種狀況也只能悶在心裡氣自己,往往氣到腦門漲痛喉嚨發炎。

  所以,「我討厭你們這樣對我!」

  所以,「我不會再讓你們這樣對我!」

證詞四:網友覺得某甲的真正想法常常被刻意忽略。


【五】世紀新帝國(未修版)

  網路遊戲是某甲最愛的休閒活動之一,百家爭鳴的戰國時代,最受他親睞的是「世紀帝國」,此一遊戲多年前由某大軟體公司研發上市後,歷久不衰,堪稱網路遊戲活化石,近來更推出硬體要求極高的3D版本,執行起來畫面精美,人物栩栩如生;不過,這並不是重點,該公司沒有給付本作者廣告費用,因此也就不再強調他的軟體優勢了。

  放假時間甲花在電腦前的時間比上班還長,網民們徹夜在「世紀帝國」裡纏鬥撕殺,連續數小時不斷重覆同樣的動作:

開新遊戲→墾荒→建國→增產報國→建設領地→強化軍備→侵略或被侵略→佔領或被佔領

  最大的樂趣就是在最短時間內完成建設並攻破他人城池,除此以外,還真找不出什麼值得拿來討論的內容,不過,這麼多年來,讓甲記憶最深刻的,莫過於一位綽號「阿傻」的網友。

  「阿傻」本來的匿稱不是阿傻,實在是他在遊戲中的戰鬥策略讓人難忘,網民們的戲稱久而久之反成了他的綽號;阿傻大約是三年前開始與甲在世紀帝國中互動,他靦靦地與大家問候過便加入了初次的戰局,身為老手的甲與眾網民很快地殲滅了他的國家,心裡正想著他是新手,新局又展開了,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再次將他消滅,有些網民覺得於心不忍,第三局開始便不再以阿傻為攻擊目標,各自捉對撕殺去了,倒是甲對他產生了好奇心,於是分神觀察他的國家。

  首先開墾,沒問題,再來建國,沒問題,增產報國,沒問題,建設領地…太神奇了,阿傻一直將所有的人力與經費都投注在建設領地上,至於軍備雖然有,卻很薄弱,也難怪被鄰國侵略時毫無招架之力!阿傻的國家建設得美輪美奐,什麼設施都有,連用不太到的都蓋了,這讓甲感到不可思議,畢竟戰略遊戲強調的是兵貴神速,國家經營得再美好,難禦外侮也是枉然。

  未來的無數局,阿傻依然沒有改變他的戰略,努力把國家建設為應有盡有,不過這個願望也只能維持十分鐘,阿傻始終沒有機會將工具表中所有的硬體設施完全運用,就遭到滅國的命運。(未完,待續)
[PR]
by purpleimage | 2008-10-15 12:21 | 文字域_情人的眼淚

【零】關於這篇

  某甲是我,我就是某甲,心靈層面上來說,是的!雖然我的肉體在動,呼吸持續,心跳正常,但是心靈卻像潘朵拉的小盒,蓋上以後什麼都沒有了!

  皮膚外的一切安好,皮膚下的卻只能假設也是一片安好,某甲能哭、能笑、會生氣、會難過,啟發感動的機制一切無礙,處女座的神經質卻常在身體不適時往最壞的地方想,有時會躺在床上思緒百轉,人生,其實不太順呢…但好像又不是那麼的艱困,當受到打擊時總會有個地方護著你,幸好不是前有狼後有虎,不過好像也不是這麼說的…

  人相處久了,連重點也說不清了!有時很想大聲地問,「你到底要什麼?」,其實要的很簡單,只是向下繼續推敲,就會像樹狀圖般無限延伸,選A好還是選B好呢?選A就得捨棄B,應該也有選A然後B並存的方法,但是有選擇權的人通常都會抱著無謂的堅持,想要通包卻不願調整心態,難道就只有沒選擇權的應該妥協嗎?

  利用別人的心軟,還有自願被人利用的心軟,都不是件值得開心的事,有時候會很累,累到會忍不住羨慕那些一睡不起的人,可是轉瞬間就會覺得對不起對自己好的人,放心不下的結果就繞出個萬年迴圈。

  抱怨了,寫這篇文,本來就是為了要抒發些什麼!原本的架構已經有了,藉著某甲講述我心中所想的,所感受的,所生活的,然後整體導向一起死亡事件:【某甲死亡真相】的周邊,很多想法是平日裡我的天馬行空,有開心的異想,有真實的感動,當然也有悲傷的黑色調,這裡不會有漸層色,是因為跟我的個性有關,真正的天差地別,或許心理上的運作比真實的我更像我。

  至於篇名,我很喜歡「情人的眼淚」這首歌;我喜歡一直重覆聽我喜歡聽的歌,那會讓我一直處在同樣的情緒狀態,不至於走調,從頭到尾。


【一】現場直擊PART.A─居所

  台北是個人口密度超高的城市,即便很不喜歡與人近距離接觸,也會因人口過多,空氣不夠大家分著吸,而總覺得嗅到他人的氣息,那是一種噁心弔詭的情緒,揮之不去,壓迫著肺泡與支氣管,不曉得哪一天終於會忍不住爆肝裂肺。

  因為靠得太近,聲音的傳遞似乎也快了許多,層層水泥擋不住陣陣噪音,總之,身在這樣一個大牢籠裡,也就不能要求太多;就因為擁擠,所以生活的區隔並沒有很明顯,住宅的一樓可能是店面,寧靜的社區晚上變夜市,學校旁邊除了租書店,順便也開了間阿公店。

  因為一切都很貼近,某甲(因為懶得取名,以下簡稱甲)有一種自我缺乏恐慌症,怕自己哪一天會被這個城市滿滿的空氣和聲音,擠壓到喘不過氣而失去自我,所以他很愛獨處;為了工作,甲在台北東區一個小巷裡面租了一間小小的套房,真的是小小的,除了床再加上小小的附設廁所,大約五坪的空間,雖然多了間廁所每月就貴了兩千五的租金,但甲覺得很值得,他不喜歡和人共用洗手間。

  五坪大的套房裡,窗戶被封了起來,四週牆面被貼滿了隔音材質,就連小小的廁所也沒放過,扣除床架以及電腦,其餘的空間、地板都被一些雜物所佔據,床面上僅留有一個人型空間供他休息;除了工作以外的時間,甲喜歡靜靜地躺在床上,聽著由電腦裡播放出的音樂發呆。

  拜網路發達之賜,來往公司與住處的時間扣除後,網路解決了一切生活,舉煩找資料、購物、交友、繳交電費卡費健保費……等等等,甲總是透過17吋的液晶任意門,恣意操縱著滑鼠與鍵盤、喇叭與麥克風,唯一一點不同的是,他討厭視訊,那會縮短他好不容易建立出來的人際距離,人與人之間,不論多美麗也會因為過份接近,而被一粒不甚起眼的痣破壞想像,另外,什麼都能假造的現代,看得再清楚也不過是皮相罷了,而且還不一定是真正的皮相!

  假日的甲並不常常回家,已經習慣在小套房裡,除了面對自己,再來只要面對螢幕,回到老家,要面對一大群親朋好友的關切,貼心感動的也就罷了,怕是怕那千篇一律的超級比一比:隔壁老王的二兒子現在在某科是主管哪!年薪好幾百萬,每個月都拿好多錢回家咧!樓下林嬸剛娶媳婦,人家可是美國回來的博士哦!(請自行加入羨慕音)……欣羨之餘後面再加上讓人難受死的數落,「唉~我都不好意思告訴他們,我的兒子只是一家小公司裡的小職員,卅五歲了還是個王老五!」

  很多時候回到老家,甲都有種自己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是把精神抽離,冷眼看著那個卅五王老五的皮囊站在那裡受教,也許這樣會讓自己好受點。

  甲十年前從一所私立大學畢業,就開始進入社會工作,他是家中的次子,長子在他畢業前已經出國念書,家人所有的盼頭都寄望在這個喝洋墨的大哥身上,隨著時間流逝,甲赫然發現自己在家中的身影慢慢淡化,到了最近,沒有主動聯絡,家人也不會打電話來問候。

證詞一:根據房東的觀察,甲似乎沒有交往的對象。


【二】生活的真相

  扣除週日的每個早晨,甲都在睡眠不足的狀況下與鬧鐘、被窩以及打卡鐘作戰,即便是週休二日實行多年的現在,週六依然要準時到公司報到,到底是為了向自己負責還是向公司負責他已經搞不清楚,總之大家已經很有默契不會問有關加班費這種虛無的問題。

  刷牙、洗臉、上廁所之後就要揹著電腦包出發,甲住的套房在五樓,打開鐵門後,長長走廊上可以看到一整排長得一樣的鐵門,好像猜謎遊戲一般,每個門後都有著不同的故事,不過,大體上的腳本架構就如剛才所敘述的毫無特色,如果覺得平淡,不如買份當天早報,特別的事情都在那上面,立體空盪卻充滿存在感的鐵門長廊,與平面文字、定格照片,故事書般的報章雜誌,哪一種才是現實?

  自我意識與新聞報導中間所嚓出的火花,能有多少?

  過份寫實的報導常常讓甲在看新聞時感到噁心,那種噁心形容起來,就像是紙面上的墨字化成一隻隻具有生命的小螞蟻在心坎裡爬呀爬,躦呀躦!上回報紙裡就寫著一則新聞,台北某區租屋處房間裡出現的謎之小白蟲,後來發現是房客在房裡往生多日,肉體養出的蛆幼蟲爬出房間覓食,看了這樣一則新聞,甲不只是頭皮發麻,當天連飯都吃不下,有的時候還會神經質地恐懼著,非要房東聯絡每一位房客,確保每個人都健在。

  是的,生命是無法控制的,但是生活還要繼續;甲常常會綜合現實生活中收到的情報,對自己的未來多所猜測,比方說,生命終結的樣式,是病死?意外?還是一覺醒來發現已經和肉體脫鉤...想著想著,整個人也就多愁善感起來了,怕自己心願未了,老天爺大口一吹,生命的火光就這樣給滅了。

  所以,生活的目的是什麼?比較積極一點的說法是維持生命,然而生命是不被掌握的,既然如此虛無,又為何要努力去維持?有一種可能是,如果不努力活著,自我的存在感就會被淡化,不再有意義,甲自以為是地這樣想著,因此,甲認真地思考了他此生的心願,洋洋灑灑地羅列於紙上,不止是為了讓他能夠活得有目標,更是為了不會讓他的努力超過這個目標。

證詞二:根據同事與甲談話的心得,甲很怕心願未了身先死。

(2007_06_22*重編至此)



【三】跳針

  甲喜歡買音樂光碟,但絕不是漫無目的的購買,他還喜歡收集DVD,好的動畫或電影都在他搜羅的行列中,但是支持正版並不代表保障,喜歡聽老歌的他,早期也曾買了一堆錄音帶,到了光碟發達的今日,舊式卡匣早退流行,除了在車用音響上偶爾看得到之外,就連珍藏的音樂,也在海島型氣候的加持下,不復當時的悅耳動聽。

  荒腔走板的錄音帶,同儕們應該都聽過,那是一種說不出的魔幻感,像是電影裡的慢動作,聲線被拖長然後走調,聆聽老歌的時候就更不得了了,想當初白光「我等著你回來」,妖嬈的音質從某甲看完某國片後就深植心中,於是把好不容易省下的午餐錢,拿去貢獻給了唱片行,回家後就著那台三合一(收音、錄音與放音)的收音機,重複聽了好些天,直到後來帶子給絞了,心疼的甲把膠卷小心翼翼用鎳子拉出來,然後把筆桿塞在捲帶孔上呼啦呼啦地將帶子卷回原處,不用說上面佈滿了曲曲折折的壓印,再放出來時已經斷斷續續。

  帶子壞了唄!你以為你花錢買正版,唱片公司就會保障你?別傻了,在今時今日網路發達的年頭裡,也沒見過唱片公司為了他的忠實客戶,搞個原廠保固區;所以啦!甲只好可憐兮兮地再存上些午餐錢,去買卷新的來聽,這回他學乖學聰明了,買了卷空白帶子對拷,平日裡就聽這拷出來的帶子,想要瞻仰原唱的丰采時,才把原版錄音帶拿出來。

  取出前可是得要先用肥皂洗手,仔細擦乾手上的水漬,然後大氣也不能喘一下,就怕噴出來的水汽或口沫弄髒原版;回想起來,那個摧毛求疵的程度,真是可以用「捧在掌心裡好生護著」來形容;不過現在再拿出這些錄音帶,就會覺得挺諷刺的,努力保護的原版錄音帶抗拒不了潮濕氣候的滋潤,層層膠卷早就不分彼此黏合在一起。

  現在的光碟片就好多了,不過還是有保存期限的問題,有些報告指出光碟片的保存期五年到十五年不等,這還是正常使用的狀況下,如果不小心刮花了,背漆弄糊了,掉漆了,那裡面的資料一樣會撒優哪啦,可光碟的價位是錄音帶的三倍,珍藏的國外版或限量版,有的更是六七百起跳,甚至超過千元,所以,使用備份就成了一種常識。

  當然,光碟也有良莠不齊的狀況,壓製不良的光碟有時會無法被機器辨認,就聽他在唱盤裡咻咻咻了老半天,讀不出個鬼(軌)來,這種狀況叫挑片,換台機器播放看看或許能解決問題,然而某甲常會想,播了五十張不同光碟都沒問題的機器,就你有問題,為什麼非要我花上片子五到十倍的價錢,去換台光碟機,這難道不是片商的問題嗎?

  這種問題,運氣好的,在唱片行裡放也讀不到,他們就會死心換給你,如果讀到了,就是你自己活該。

  另一種狀況,就是在一段很長的流暢中,突然夾了幾段倒帶,仔細聽才會發現,原來是唱到一半卡住了,這狀況則稱為跳針,某甲有回在夜深人靜時播著那「我等著你回來」,不知是靈異了還是怎地,這歌唱到「你為什麼不回來?」就硬生生給卡住了,那個哀呀!那個怨呀!那個…那個恐怖呀!害得某甲足足半年不敢在晚上聽這首歌。

  某甲曾經想,對於購買原版的消費者,難道就沒有更深一層的保障嗎?老是聽著大家喊拒絕盜版,但是購入的原版壞了,丟失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再買一張,這樣被保障的是唱片公司呀!也難怪非到「愛得要命」的地步,消費者才願意再花錢買正版吧!

證詞三:根據朋友的觀察,甲支持正版,卻是盜版的愛用者。

(2007_06_25*新文至此)
[PR]
by purpleimage | 2007-06-21 00:59 | 文字域_情人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