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絵と写真.動画と漫画.気持ちを伝えて場所~


by purpleimage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7年 10月 ( 8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昨天閒下來的時候朋友拍的,從一雙眼袋可以看出是素顏一張。

這是我兒子!

  前兩天一樣進棚幫忙,閒下來的時間也會拿著相機練拍,拍了幾張隨身物品,



  玩著玩著,開始變起花樣了,

我們使用最簡單的東西,相機與閃光燈,嘗試不同的效果,






人像的部份有些被切掉了,原因是棚內一片漆黑,看不到人在哪裡~

之後換成長曝拍攝,成像的效果也更有趣了!


下面這個是用整理棚內時搜出來的小燈做出的效果,看就好,請不要唸出來,謝謝!

[PR]
by purpleimage | 2007-10-14 16:53 | 白手起家日記_亂寫

  寫完上一篇【2007_07_22】大稻埕夏日,現在來寫這篇,實在覺得打字很累,但又有許多事情想抱怨,因此決定在照片上完後,於篇尾再來抱怨。

OS:或許我以後會考慮使用錄音的方式,這樣罵起人來不但比較有臨場感,也比較有抑揚頓銼。

  這次的煙火秀分兩個部份,一部份是由對岸的三重市提供,低空煙火包含了壯觀的水幕煙火,另一部份則由台北市提供的高空煙火;我的照片主要以高空煙火為主,水幕煙火的部份有拍一張做存証,表示它的確在忠孝橋邊發生過。

暮色中的忠孝橋↓

對岸的三重市↓

低空的水幕煙火↓

從這張開始後面全是高空煙火↓


























嗯,貼到告一段落。

  以下開始為綿延不絕的罵人文,會想罵人是因為真的被苦情到了!

  下午四點多快五點,我們進了會場,在沿河岸邊找了個地方架起角架,隨後我去買東西,我男友顧角架,回來的時候發現被移到了距河岸約3-5m的地方,說那地點是警戒線,安全考量請大家往後退一些,這點我非常能理解給他個明白,那時大約是快六點,天色越來越暗,人也越來越多,早來的人在前方泥濘的草地上鋪上了厚紙板席地等候,我們則在這些人的後方站著等候,後面再來的人當然也只能站在我們後面等候,這時又有一些人看前方警戒區空,往裡面移動,會場人員也出面請人離開,但是請得了一次請不了兩次,最終還是讓一些人給黏在那了!這點,我也認了,畢竟現場工作人員也很辛苦,而那裡確實也是警戒區。

  就這樣枯等著,到了八點那一剎那,煙火一升起,心中也響起了莫名的髒話→

媽你個B~~~~~~

  為啥呢!

  本來我們前方坐著的那些人全起立了,站在我們後方的人居然就這樣也往前走了,罰站三小時後,似乎可以聽到老天爺在天上笑我倆是傻B的聲音!一開始的低空煙火,因為有人牆擋在前方,也就完全沒法拍攝了!後面的人往前衝時,不知哪個王(逼─)蛋說了句:「能往前擠的時候,千萬不要客氣。」拉著他的「小」女友就往我們前面一站,他那「嬌小玲瓏的小女友的頭」剛剛好擋在我的鏡頭前,這也就算了,我每重調一次鏡頭,她就很有默契地會「自動對焦」到鏡頭前,對焦也就算了,還會在我前面一直上下跳動,除了想拿榔頭往她頭上扁下去之外,還真的很想跟她說:「小姐!我承認我矮,你也矮到足以防礙我拍照了,反正妳已經插了隊,嫌自己矮就再往前插一些嘛!幹嘛在這裡一直跳!又不會長高!」

  實在是氣到了,那時心裡只是想,如果高空煙火一樣拍不到,也就沒什麼好留了,不如趁早徹退,幸好是有拍到了,只是出乎我預料的快很多,最後我只好從頭到尾改用手持拍攝。

  總之,下回要來這種活動,一定是要提早來,晚些離開,我們離開時,在門口堵了四十來分,只能拿海洋音樂祭的經驗來安慰自己,那時排了兩三個小時才出會場的大門,已經好很多了!雖然有不開心的經驗,但是我們就算不去,也改不了王(逼─)蛋的行徑,還不如調整自己的行程來得有效。
[PR]
by purpleimage | 2007-10-11 22:19 | 浪跡天涯_趴趴走

【2007_07_22】大稻埕夏日


  這篇應該是早該貼了的,不過當時拍了許多照片,不及整理,也就一直拖到現在,乘著雙十國慶煙火施放地之便,乾脆兩帖一次發,藥量大了些,請看官耐心慢看。

  當天本來是跟朋友約早上九點半在大稻埕旁的羽球場集合,想著那邊也很多不錯的攝影素材,所以就興沖沖地背著相機前往,畢竟我對打球的興致不高,再者是在打得好的人面前,也不愛顯拙,大夥打球,我就去獵景好了。

  沒想到,等到早上十點,球友沒出現,我和男友兩人迅速瞭解且接受了被放鴿子的事實,頂著大太陽,緩步向大道埕碼頭走去,邊走邊拍。

從板橋出發時拍的照片↓



畫面裡的橋就是這次雙十國慶水幕煙火的主秀,忠孝橋↓


約定地點有一個可以休息的亭子,亭子兩側一邊是籃球場,另一邊是羽球場,附近還有一些廟宇,





這位阿伯是球場常客,常打著赤膊跟人報隊打球↓


過了十點,我們開始起身,當天太陽很大,附近的廟宇前三五居民聚集閒聊,有的還在私設的卡拉OK引吭高歌,這是在老社區集中的地方會有的特色之一吧!

沿著河堤一帶,目前已開發成腳踏車專用道,許多人都是騎車來此運動

花圃裡的天堂鳥與波斯菊↓


到了渡船頭邊,幾乎沒什麼遮蔽物,今年的夏天沒什麼颱風,倒是入秋後來得勤了許多。

這是兩顆石蚌嗎?↓

對岸的三重市↓

停擺了的鐘↓

渡船頭↓

暗公鳥↓

三重市(二)↓

扶桑花↓

時鐘、等候的人、售票亭,我們在一旁拍著照片,灼熱夏陽下的我們看起來像是旅行者,船老大直對我們喊船要開了,快上船。



拍到全身發熱,回家才發現似乎是中暑了!


大稻埕碼頭的標誌,帆船一枚↓




岸邊的雕像↓

開始亂拍↓








我一直覺得中式的廟宇有種神奇而美麗的魅力,不論在雕像或是屋樑,都有不少令人驚豔的色彩與表現↓






正午,兩人開始往回走,曬到發燙的兩個笨蛋,回家昏睡了一整天還在頭痛!



終於大致交待完,稍候接著上【大稻埕雙十煙火篇】
[PR]
by purpleimage | 2007-10-11 21:32 | 浪跡天涯_趴趴走

  太久沒看電影,卯起來一天看了三部。

  週四中午的配飯菜是「むしし」映画版,說不上好的一部片,因為邏輯太有問題了(不過朋友建議我去看原作或動畫,聽說是因為映画版被濃縮過頭的緣故…),但是色調卻是我喜歡的另一個極端,淡墨色,幾乎以往的日片或相關主題的片子,都是這樣的色系,或許是為了表現出時代感?這部份就純屬懿測了,不過,前陣子剛看過陰陽師及百鬼夜行抄的OVA,那種舊日片的色調還在我腦海裡,對了!就是時代劇的感覺。

意外地發現它的海報用色還蠻偏奇幻的↓

  故事方面,如果我理解的沒錯,是以蟲為形式表現生命及特異現像,就像有人說中邪了,五感異常,或是自然界的種種沒法解釋的現像,都是被蟲寄居,這些蟲一般人看不到,而幫忙處理與驅除蟲子的職人(感覺像是藥師),就被稱為蟲師。

  這會讓我想到另一樣有玩電玩就會知道的東西↓

  是了,就是太空戰士十裡的幻光蟲,靈魂的另一種形態。

  我個人對於將生命的形態以蟲的形式來表達沒有特別的意見,認為邏輯很有問題的主要原因,是在於各種蟲的互動因果交待不清,這樣的問題常常會在原作大賣或動畫相關很紅的作品上發生,導演或許會有種「這部份看官應該都曉得」的錯覺吧!Anyway,動畫的部份有機會會好好欣賞的,看看表現的手法差在什麼地方。

  晚間九點多十點,把「下妻物語」打開來看,不得不承認,這是一部讓人心情愉悅的特色片。

  影片的敘述方式採用映画與動画交錯,在「追殺比爾」時就已經看過類似手法,不過用色鮮明之外,動畫的人物卻使用鬼娃造型,跟深田恭子的蘿莉風真是大相逕庭;從頭到尾都是以桃子(深田恭子役)的第一人稱在表現十七歲日本少女的想法,然而這不得不讓我猜想,時下日本年輕人的想法,真的就如桃子所表現、所思考?

  比對桃子的蘿莉風,イチゴ(土屋安娜役)的暴走族行頭…真是令人瞠目,登場後給人的第一印象是「花之飛鳥組」。

  要說這兩個角色的人格特質,桃子的自我主見非常強烈,異於一般同齡少女,特立獨行的她沒有朋友(雖然,這對她來說不痛不癢),而イチゴ的性格則是非常軟弱,受到同儕欺凌打不還手,就連難過到半夜在馬路上哭,也還不忘記面帶微笑,加入暴走族對她算是種救贖嗎?這樣兩極化的變遷其實是每個人心中都可能會有的情緒,越過那條線後,就像電容的P與N極,不是向上躍升一個能階就是向下釋放能量吧!

  這部片子和「香取慎太郎VS地球戰隊」的製片監督同為中島哲也,七月份的網誌裡曾經有提到此一短片,短片中的每個人印象都很鮮活,即使是惡黨查雷軍團的成員,穿一樣的衣服,卻意外地讓人記憶深刻,「下妻物語」中的每個人也都很突出,並不會因為是配角而被人忽略,這算是一種特色嗎?

  總之,這是睡醒後四個小時粗略整理出的一個小記事,並不足以說明「下妻物語」這部片的好看,沒看過的話非常推薦可以去租來欣賞!

  接下來看的是「惡女花魁」,土屋安娜主演的,其實這部片即將上檔前,每每望著車箱廣告,都會有想要去看的衝動,這個衝動持續到下片了很久,終於可以稍稍喘口氣的現在,才被我翻出來看,當然也不是非得接在「下妻物語」後,只是在看了「下妻物語」後對土屋的演技有更高的期待,兩種期待加起來,就促成了深夜不睡覺看電影的壞行為。

  要真說有什麼感想,「不愧是攝影師出身,色彩感一流」,大概就是我對這片的觀感了吧!

  場景,很棒,服裝彩粧,很棒,五顏六色七彩繽紛點綴在大紅主色上,說不出的豔麗,可是在極度的色彩感下,人的情緒被淡化了,衝突性變淺了,即便是因應故事走向改變了色調,人的主題性依然沒辦法被突顯,要真的用一句話來說,就是「這是個用顏色講故事的電影」了。

  這樣的評斷也表示了這部片給我感受與我的期望有落差,但是他的影像功力的確有效引起了我想要觀看的欲望,故事不是不好,結構完整卻缺少人性應有的深淺高低,很多情緒與感受說在嘴上就不高明了,或許之後蜷川監督的片子能在這上面有更進一步的深刻了解和表現手法,這部份我依然抱持著期待。
[PR]
by purpleimage | 2007-10-05 15:02 | 白手起家日記_偶然電影院

老天爺的OS:淋死你個小王八蛋~!!!

  一大早就發現天陰陰的,睡個回籠覺起來,竟下著滂沱大雨。

  這就讓我回想,每回和大叔約去出版社,十有八九都下雨咧!某回還笑著猜到底是誰帶塞,這次開始有種感覺是因為約的人的組合造成這樣的結果。

  人家說,遇水則發!不過目前沒有很大的感受,至少我和大叔兩個人這個月都沒有發起來的跡像啦…(身材的話…其實沒下雨也已經發起來了…汗…)
[PR]
by purpleimage | 2007-10-04 11:33 | 白手起家日記_純文字

  這是幫朋友在家搭簡易棚拍出來的背影,請另一位朋友幫我看了一下,他非常良心地建議我先把外拍的部份練熟,再來拍室內,畢竟室內光線複雜度高多了!

  其實拍了這照片後,我自己也有感覺,覺得色溫過高,於是還上了購物網想要加購一些適合的燈具,至於何時會進,大概也要等到經濟狀況較為紓緩時再說,不過,那時我會依實用性及久常性為考量,夠買較專業的燈具吧!(不過,和真正的專業,還是有很大的差距呢!)
[PR]
by purpleimage | 2007-10-03 22:14 | 白手起家日記_亂寫
  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如果以工作狀況來說,這應該算是個好事,因為日夜錯亂這麼久,終於有那麼一兩天可以睡到昏死,真的是件不容易的好事;但是,回頭看看收入和支出,這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壞事了!尤其是當第一筆的支票拿到,上面死死地印著11月30日兌現時,雖然金額不多,但還是個打擊─→為什麼大家都這麼喜歡十一月才付錢呀?

  也罷,最近開始有在想是不是該弄個固定的收入,比方賣早餐,現金型的工作,免得每回拿票子前,都要在心裡七上八下,拿到後又要對著天空碎碎唸,比方說:這個月跟下個月的油錢差很多呢!這個月兌現了,買的東西會比下個月多哦!!!

  當然啦!雖然在長久久長的忙碌之後有了短暫的休閒,但是很多東西的情緒卻變得不連貫而無法馬上接著完成,像是寫到一半的同人文,已經想好的短漫,預計要開始動工的動畫腳本,在昏睡四十八小時後,依然還未動工。

  昨天一大早五點出發去台北看早餐店的點,天空還未全亮,但路上的早餐店早開了七八成。

  在那吃過早餐,閒坐了一會,就到附近的大安森林公園走走;廣播裡說現在時間是早上七點,想想很久沒那麼早出門了,也很久沒這麼早逛公園了,SOHO究竟是好還是不好?或許真的要調整了作息後才有定論。

↓入門處的花朵

↓公園上方的天空

↓生態池邊的小花

↓波光

↓天光

↓白鷺絲

↓報導交通用的直昇機

  八點左右離開大安森林公園,進到中和的工業園區繞了一圈,九點多回家補眠,一直昏睡到中午,被宅急便叫醒,送了這個來↓

對,一箱十二支的香檳冰火↓

  這是參加保力達蠻牛的徵稿活動送的,當然是【安慰獎】,不過男友看了以後說:阿!比送蠻牛好,這個市價比較高!(噗!)

  晚餐則是臨時起意,想到前兩天朋友來家裡還剩兩片比薩,而我在上週還買了幾包燒烤串,所以↓


  弄了個日式小烤爐,燒烤了些東西,話說這爐買了很久,剛買回家被我放了快一年,去年某日心血來潮把它翻了出來,起了炭要來體驗體驗,結果中間那層炭缽竟然不耐熱,就這樣裂了開來,怕把它給整個弄裂成兩半,現在都是燒完只清上面的鐵網,炭缽...就放著吧!

  哪一家的產品?買過的人一眼看了應該就知道,它是台灣某大生活用具製造銷售商出品的。
[PR]
by purpleimage | 2007-10-03 17:54 | 白手起家日記_亂寫

  我想,我陷在一種該死的狀況,叫作「輪迴」裡。

  五年前,十年前,這種該死的狀況已經持續了廿幾年,唯一改變的是我的心情和對應的方式。

  「對這個世界生氣是一件浪費精神力氣的事,所以選擇漠視。」朋友說,這是一種憤世嫉俗,後來我想想,或許我只是終於說服自己冷眼旁觀這一切,有些因果,對我們來說,只是一齣戲上下戲的分別,我們只是扮演一群在觀眾席上低聲交談無關痛癢連角色也談不上的「路人」,近年來,我已經學會怎麼樣在電影預告上決定要不要看這場電影,或是在看不下去時,起身從觀眾席上離開。

  但是,當自己是這齣戲的要角之一時,該怎麼辦?

  跳出這一切,看著現在的狀況,生命進程讓人討厭地了解很多事情註定要發生,如果我坐在觀眾席上,假裝那個正在演出的不是我,是不是真的能夠超脫許多情緒,這不禁讓我想到在道場裡面修行的出家眾,不管我是否真的了解修行的真義,那的確是一種超脫現世的方法,然而卻又與另一群人在另一個團體或空間裡,搭架了一個舞台,戲持續在上演,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當十年前的不滿尖銳轉變成五年前的自我解嘲,現在的我,只剩下問為什麼的力氣,另一個朋友說,我是個喜歡探討結構性問題的人,我回答他,「也許是幼年時期的『為什麼?』都被大人給唬弄過去了,所以現在會不停地問。」

  然而,也可能是不甘心的小小情緒在發作。

  結構性會讓我深思一個基本而煩悶的問題,投入輪迴必需面對的生老病死並不是我能承擔的,也許投入輪迴也不如我願,然而是什麼讓自己必需,也甘願承受不能承受的這一切?即便不喜歡,這樣的常律依然在身邊不斷地上演,「痲庳」並不能成為自己躲進殼裡閃躲種種情緒悲傷的用語,然而,什麼才是「不虛此生」的,沒人能告訴我,但是我卻能告訴自己,隨時準備離開這個環節的我,還是會有一些小遺憾,如果真的離開了,那些遺憾是跟著消失還是會成為另一個輪迴?

  我不知道,很大部份的可能是會成為另一個輪迴,那就像是上了座摩天輪,繞了很多圈,偏偏景色已經看膩,又餓又內急,就是下不來。

  感想?目前的感想只有一個,以後絕對不再玩這種轉圈圈的玩意兒,實在是太累了!
[PR]
by purpleimage | 2007-10-01 14:31 | 白手起家日記_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