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絵と写真.動画と漫画.気持ちを伝えて場所~


by purpleimage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2008年 02月 ( 8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前言】2008_02_28今天的感言:

  今天是第N個台灣紀念228的日子,對我來說那是遙遠的傳說,我為曾經經歷過那些事的人感到悲傷,但是現在的紀念活動卻無法讓我感動。

  無法感動的原因很簡單,看到一群事不關己的人互相指責對方,好像228就在今時今地上演,遙遠的年代裡的事件一股腦地要活在現在的人負責,憑什麼?不是不能要求重視,不是不能緬懷過去,但是當食指指著對方大聲斥責時,那種應該被懷念的部份也變得不單純了。

  靜靜地表達自己對此事件的情感不是很好嗎?受難家屬要的也不過就是平靜的生活,不論在心靈上或是經濟上,他們要求社會知曉、重視228的階段已經在幾年前達到目標了,然而現在卻巧妙地被人拿來當成選舉的道具,蔣友柏說得好「是誰玩Low了臺灣的民主?」很多事情,都能與此相呼應。

--------------------------------我是開始翻舊帳的分隔線---------------------------------

  這篇是把兩天的行程合在一起寫,這兩場的行程大約差了半個月的時間,不過都是在炎熱的夏季,7/28的行程是上午去參觀了CW展,中午晃了一下台大校園,五點左右去喝了咖啡,與許久不見的大學學妹學弟見面,8/11則是與高中同學見面,見面前我也有先跑去會場拍照,中午吃了飯,聊到三、四點,CW也快收攤了,才又跑去拍了些Cosplay的照片。

【2007_07_28】主要是以台大校園裡的照片為主,反而是角色扮演的照片沒拍幾張。
b0111106_018578.jpg
↑白鷺絲
b0111106_0192534.jpg
b0111106_0194710.jpg
b0111106_0201264.jpg
↑都是水鴨
b0111106_0203875.jpg
↑鴿子
b0111106_021577.jpg
↑樹輪
b0111106_021295.jpg
↑舊室內體育館
b0111106_0215969.jpg
b0111106_0555811.jpg
b0111106_0563511.jpg
b0111106_02235100.jpg
↑台大的巨蛋屋頂

【2007_08_11】這天就拍了很多的角色扮演
b0111106_026279.jpg
b0111106_0264718.jpg
b0111106_0274495.jpg
b0111106_028359.jpg
b0111106_0285474.jpg
b0111106_0291336.jpg
b0111106_0293459.jpg
b0111106_0303538.jpg
b0111106_0311622.jpg
b0111106_0321440.jpg
b0111106_0323698.jpg
  很多角色都是我不認識的,畢竟角色扮演的範圍很廣,漫畫、動畫、電玩、布布…啦,就連電影角色都能扮演哦!
b0111106_0344778.jpg
↑在球場邊看到的可愛女娃
b0111106_0351032.jpg
↑等待同學時拍的照片

  這些照片就會讓我想起很多當時的狀況,其實兩天的照片我都只貼了部份,有些甚至是我個人喜歡,但是在拍的時候並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的側拍,所以也就不貼出來了;基本上,我個人比較傾向於欣賞角色扮演者的裝扮,而當事人做自己會比做角色來得自然,因此才會有側拍的壞習慣,我喜歡看到角色扮演者以該角色的身份與朋友自由應對的狀態,因為那才真的是讓角色成為活生生存在最好的方法。

  不過,說是這樣說啦!每個人觀感不同,考慮到尊重當事人,沒有被同意過的照片,還是不貼了。
b0111106_0582746.jpg
b0111106_0585243.jpg
b0111106_0591436.jpg
↑這幾張是後來回會場後拍的,髮飾是我故意拍的,因為對於角色扮演者的用心感到非常的佩服
b0111106_101527.jpg
↑從會場散會出來時拍的

  發現我以前只要天色暗就會開很高的ISO值,後來漸漸發現高ISO會有嚴重的雜訊,現在都儘量將值控制在560以下,最近還發現一件事,就是我手的穩定度大約在1/15s,高於這個值通常都會拍出手震的照片。
[PR]
by purpleimage | 2008-02-29 01:10 | 白手起家日記_亂寫
【前言】2008/02/27的傍晚記事

  好吧!我要自首,太久沒有買唱片了,傍晚到了公館,先去續了歐舒丹的會員,再轉近旁邊的巷子,買了幾本漫畫,228的前一天傍晚,下班時的人潮慢慢湧進台大商圈,拿起行動打給最近心情不好的朋友,兩支號碼都沒人接,於是放棄了找家店坐下來吃晚餐的決定,前往公車站牌的路上有唱片行,於是就上樓晃了一下。

  雖然我知道莎拉布萊曼和安德烈波伽利都出了新專輯,不過在那層樓裡晃了老半天,沒有看到綠標商品,要知道單獨買與紅配綠差價也是挺高的,於是把手上選好的唱片又放回原位,想到很久沒買相聲瓦舍的作品,於是走到中日韓流行區,晃了一下,不但買到三張相聲作品,另外還買了一張森山直太郎翻唱經典老歌的唱盤。

  森山直太郎剛出道的時候,我曾因為他的唱片封面特別去找他的歌來聽,他的唱片封面有濃濃的日本浮士繪風,有時又有渲染畫與插畫的風格,只可惜他的唱腔太戲劇化了,有的人可能很喜歡,但是對我來說聽起來有點痛苦,演歌式的風格我不是不能接受,但是加重轉音,再加上鼻音,變得像是張宇在唱拖拍的日本演歌,他的這個唱腔有女版的,就是一位名叫「元千歳」的女藝人。

  當然,買森山的這張唱片完全是衝著老歌來的,不過他的封面一樣讓我驚豔,彌補了我對他唱腔的一些些不滿。

-------------------------------------我是開始翻舊帳的分隔線------------------------------

  記憶中是早上八點半和朋友約在台大的校門口,剛買單眼相機沒多久的我,很高興地帶著它到處跑(現在還是),雖然到現在還是兩只KIT鏡,但還是拍得很開心。
b0111106_0391659.jpg
b0111106_042274.jpg
↑這兩張是在等待時,邊啃著早餐邊拍的。

  台大的樹很多,入口旁就有一區,
b0111106_0441098.jpg
↑撒落地面的花朵
b0111106_0445093.jpg
↑羅馬式的屋頂
b0111106_046677.jpg
↑蟬

  往校園內走去,台大除了新建的建物外,有許多老校舍,綠蔭下讓人覺得心情輕鬆許多
b0111106_048499.jpg
↑蟬蛻
b0111106_0503442.jpg
↑以為有東西吃的松鼠
b0111106_0514131.jpg
↑小蜥蜴
b0111106_0541233.jpg
↑舊(日?)式屋頂
b0111106_055915.jpg
↑社團辦公室,盡頭還有理髮廳
b0111106_0561345.jpg
↑有人正在寫生
b0111106_057149.jpg
↑坐在娃娃車裡張望媽媽何在的小逼逼
b0111106_0591962.jpg
↑這是在咖啡座旁樹上的松鼠
b0111106_105919.jpg
↑被一對父子檔發現的蜥蜴乙

  休息了一會兒,再順著路走向生態池
b0111106_13273.jpg
↑池邊盛開的花朵
b0111106_153981.jpg
↑為了吃不怕人的麻雀
b0111106_162628.jpg
↑水閘門的控制閥,上面停著一隻蒼蠅
b0111106_193592.jpg
↑路邊享受豔陽的小黑,似乎很有被拍的架式
b0111106_111269.jpg
↑不要問我這是什麼,我只知道他長在生態池裡

  當時我的相機電池只有一顆,拍到此處也差不多沒電了,接近中午時分便往附近用餐,經過誠品不免又大敗敗了一場,買了好幾本書,午餐後幸好因為相機沒電所以也就沒去拍照了,因為如果我沒記錯,當天下午下了一場很大的雨。
[PR]
by purpleimage | 2008-02-28 01:13 | 白手起家日記_亂寫
b0111106_2501199.jpg
↑猜猜這是哪裡!它是這批照片裡面,在我心中排名第一的。

  今年台北的冬天又濕又冷,連著好幾天冷到十度以下,點燈當天似乎還飄著豆大的雨點,澆熄人出門的欲望,好不容易18號雨停了一會,趁著上班日人少時,跑去拍了幾張照片。
b0111106_2533474.jpg
↑今年主辦台北燈會的地點「國父紀念館」
b0111106_2542624.jpg
↑市府附近的101大樓。

  難得背了腳架出門,所以拍了幾張長曝的照片,今年的主燈為「老鼠迎親」
b0111106_2573372.jpg
↑由仁愛路圍牆邊遠拍。

  那顆發光的圓形物體就是主燈,其實近看就是由大大小小的PV老鼠充氣汽球組合而成的大繡球,據說由正前方望過去,經過佈置的 國父紀念館就是老鼠的新房。
b0111106_305353.jpg
↑大繡球解秘,果真是一堆老鼠組成的,只是有些看不太清楚,或許老鼠新人可以在比例上加強,讓他們能跳脫出來
b0111106_335998.jpg
↑而花圃中也點綴著許多相同材質的小老鼠

  其實看花燈時,我一向對主燈沒有很大的興趣,大型花燈才是我的重點,尤其是去年看到鋼彈,今年就更有所期待啦!結果今年並沒有讓我覺得很興奮的作品。(唉呀!當然啦!因為不是聖鬥士星矢,也不是海賊王梅莉號或Sunny號呀……好啦!我承認我宅啦…)

  以下就開始張貼「部份」大型花燈的照片,為什麼說部份呢?!因為有些花燈給人的感覺有點(含蓄地說…)混,Anyway…
b0111106_316961.jpg
b0111106_316304.jpg
b0111106_3165465.jpg
↑彩虹森林
b0111106_3183663.jpg
b0111106_3185987.jpg
↑舞龍舞獅
b0111106_3193224.jpg
b0111106_3195333.jpg
b0111106_3202177.jpg
↑哈姆太郎
b0111106_3205085.jpg
b0111106_3211222.jpg
b0111106_3315332.jpg
b0111106_3213340.jpg
b0111106_3221871.jpg
b0111106_3225879.jpg
↑世界著名建物
b0111106_3235598.jpg
b0111106_3241640.jpg
↑老鼠開Party
b0111106_3245764.jpg
b0111106_325211.jpg
b0111106_3254586.jpg
↑這是…交響情人夢嗎?

前往:遲來的年味(二)─台北燈會下篇
[PR]
by purpleimage | 2008-02-27 03:27 | 白手起家日記_亂寫
b0111106_13124043.jpg
↑孔雀開屏,這一張因為光的分佈不均,覺得很可惜,不過身體的部份色彩倒是很美
b0111106_13141027.jpg
b0111106_13144347.jpg
b0111106_1315130.jpg
b0111106_1316378.jpg
↑民俗版畫,鼠貓一家親,和解共生的意義就在裡面,同胞們!這就是愛台灣啦~~~

  以下的照片是展示在市府廣場前的作品:
b0111106_13174457.jpg
↑悠遊台北系列之動物園
b0111106_1319383.jpg
b0111106_1319213.jpg
↑悠遊台北系列之植物園(?)
b0111106_13204318.jpg
b0111106_13201251.jpg
b0111106_13211582.jpg
↑悠遊台北之河濱公園
b0111106_13231388.jpg
↑悠遊台北之交響樂團
b0111106_13244988.jpg
↑台北代表性的建物─捷運與101大樓
b0111106_1326347.jpg
↑貓空覽車
b0111106_13281075.jpg
↑市府前花圃中點綴的馴鹿

以上就是整理出來的照片,趁著農忙中的短暫空閒前去拍的,當天是先去交了一件案子,再轉往燈會欣賞,而銜接下來的工作也在當天晚上入手,這段時間,真的比較忙,當然也過得比較充實,至於戲曲學校在26號開春後的第一場演出,也因為工作做不完而無法前往觀賞,不免有些遺憾。

前往:遲來的年味(二)─台北燈會上篇
[PR]
by purpleimage | 2008-02-27 00:11 | 白手起家日記_亂寫
b0111106_22365931.jpg
↑各位辛苦了

  開始寫相關記事前要先懺悔一下,當天又遲到了,因為是年底壓軸,在戲曲學校的表演為了與國光劇團的表演時間錯開,因此改到晚間七點開鑼,那天白天有工作,傍晚本想提早到後台拍攝比較生活化的照片,然而趕搭計程車還是遲到了,原因很簡單,因為我不記得學校的地址!車子在大湖公園旁繞了一圈,找不到我要下車的地點,直到司機向同業詢問地址後,才找到下車點,幸好也沒有離大湖公園太遠。
b0111106_20484687.jpg
↑這是開場沒多久我拍到的第一張照片,正是包公與王丞相訴說於坊間遇到李娘娘(野史及正史中提到宋仁宗的親身生母)乞食一事,並欲稟報聖上。

  這場戲的背景故事是以「貍貓換太子」為前因,包公發現正宮娘娘流落在外為主軸,仁宗迎親歸朝包公加官進爵為結局;因為是戲曲,歷朝歷代編改的結果,時間上面多少會出現矛盾,不過戲劇本身傳達忠孝節義的目的不變,看戲的也就不用太深入研究了;以此齣戲劇大致說來,宋仁宗的親身生母為李氏(李順容),她本為劉太后身旁的侍女,因被宋真宗臨幸而生一男嬰,接下來就變成眾說分云的傳說故事,坊間流傳的版本是指稱劉氏工於心計,在李氏生產當時,買通產婆將男嬰換成一剝皮的貍貓,汙指李氏產妖,致使李氏被打入冷宮,還差點被降罪賜死,之後身經變故的李氏雙目失明逃出宮去,便在民間鄉里乞食為生。

  接到這齣戲上,某日李氏在鄉間乞食,剛好遇上了包丞賑濟饑民,便向包丞表明身份,希望包公能為她主持公道;在「包公案五十七 宋仁宗認母審奸臣 劉娘娘私賂露機關」中有大約說明李氏與包公見面的過程。
-------------------------------------------------------------
話說包公自賑濟饑民,離任赴京來到桑林鎮宿歇。吩咐道︰「我借東岳廟歇馬三朝,地方倘有不平之事,許來告首。」忽有一個住破窯婆子聞知,走來告狀。包公見那婆子兩目昏(?),衣服垢惡,便問︰「汝是何人,要告什麼不平事?」那婆子連連罵道︰「說起我名,便該死罪。」包公笑問其由。婆子道︰「我的屈情事,除非是真包公方斷得,恐你不是真的。」包公道︰「你如何認得是真包公,假包公?」婆子道︰「我眼看不見,要摸頸後有個肉塊的,方是真包公,那時方申得我的冤。」包公道︰「任你來摸。」那婆子走近前,抱住包公頭伸手摸來,果有肉塊,知是真的,在臉上打兩個巴掌,左右公差皆失色。包公也不嗔怒他,便問婆子︰「有何事?你且說來。」那婆子道︰「此事只好你我二人知之,須要遣去左右公差方才好說。」包公即屏去左右。婆子知前後無人,放聲大哭道︰「我家是毫州毫水縣人,父親姓李名宗華,曾為節度使,上無男子,單生我一女流,只因難養,年十三歲就入太清宮修行,尊為金冠道姑。一日,真宗皇帝到宮行香,見吾美麗,納為偏妃,太平二年三月初三日生下小儲君,是時南宮劉妃亦生一女,只因六宮大使郭槐作弊,將女兒來換我小儲君而去,老身氣悶在地,不覺誤死女兒,被囚于冷宮,當得張院子知此事冤屈,六月初三日見太子游賞內苑,略說起情由,被郭大使報與劉後得知,用絹絞死了張院子,殺他一十八口,直待真宗晏駕,我兒接位,頒赦冷宮罪人,我方得出,只得來桑林鎮覓食,萬望奏于主上,伸妾之冤,使我母子相認。」包公道︰「娘娘生下太子時,有何留記為驗?」婆子道︰「生下太子之時,兩手不直,一宮人挽開看時,左手有山河二字,右手有社稷二字。」包公听了,即扶婆子坐于椅上跪拜道︰「望乞娘娘恕罪。」令取過錦衣換了,帶回東京(※按:宋代的東京,實指開封;未貼出篇幅附於篇尾)。
---------------------------------------------------------------------------

  不過這段說明把劉氏講得比較人性,至少她是拿個女嬰去換男嬰。回到戲曲本身,包公返朝後,決定向聖上秉明,但卻不宜草率,
b0111106_21374622.jpg
他先將放糧的文書報告上呈,老闆看得很滿意,便說要在光祿寺擺宴慶功,包公回道:「臣當時出發前曾許願要在午門放燈,今日請聖上往午門觀燈。」

  隔日準備妥當,天子與朝臣同樂,五顏六色七彩繽紛的花燈眼前過,突然來了個「清風亭雷打張繼保」,仁宗勃然大怒,飭人拿下燈官,包公忙向前制止,問道:「聖上為何要抓這燈官?」仁宗道:「他們居然扮此不忠不孝之燈,」包公回道:「不提這不忠不孝的燈,這不忠不孝之人,當朝便有。」仁宗問:「是誰?快快招來,我便將他碎屍萬斷!」包公此時還矯情:「臣怕聖上不悅,不敢直說。」「但說無妨!」「就是聖上!」「大膽包公,來人給我押下去~」
b0111106_21543084.jpg
↑包公侃侃而談。

  急急擺駕金殿,宣包公上殿,問明事由,包公這才說出他在桑林鎮遇到國太的事情,仁宗不肯相信,認定是包公瘋言瘋語,便叫人將包公推往午門準備斬首,包公於快被拖出去時對仁宗說:「您如果不信我的話,可以問問陳琳。」
b0111106_2232280.jpg
陳琳上殿便問仁宗:「您已經廿年沒找過我了,請問有什麼事嗎?」仁宗回道:「有很重要的事要請教您。」「請教不敢,請問何事?」「我的身世之謎,我到底是誰生的?」「…奴婢不敢說…」「但說無妨。」「皇上您是李娘娘所生,劉娘娘所養。」「怎麼回事?快快說清楚!」「癸未年間,李娘娘懷了您;宮裡的劉娘娘與內侍郭槐是親戚。 他們在老王面前,表示想要收養李娘娘的孩子,還拿剝皮去尾的貍貓來換你,讓老王以為李娘娘生的是妖怪,差點被賜死,幸虧朝臣力保,一次沒害死她,他們又生一計,在冷宮放火,想燒死李娘娘,之後就不知李娘娘的去向了,這事已經過了廿幾年,聖上為何今日突然提起?」
b0111106_22363650.jpg
  仁宗說出了因包公於賑濟途中遇到國太的事,陳琳於是道:「若是真的碰到國太,應該有當年寇老臣的詩帕可以當証劇;包公既已回來,怎麼沒見他上朝呢?」仁宗憤憤回道:「他叫人辦燈取笑於我,被推往午門待斬。」陳琳聽罷大驚:「聖上你要殺就殺我好了,千萬別殺有功之臣呀!」於是包公九死一生從鬼門關前被赦免回到朝堂上。

  沒多久突然傳來了劉后自縊的消息,仁宗亦差人捉拿郭槐並命人將其碎屍萬段,詢問了包公娘親所在,便起身前往迎接。
b0111106_22403194.jpg
李氏為親兒接返,心中的感動與酸楚不可言喻,想到自己苦了這麼多年,終能修成正果,只是雙眼失明,無法見到親兒的長相,多有遺憾,而仁宗為求母親眼癒也為感謝上蒼讓他尋得生母重事天倫,因此備香擺燭。
b0111106_22431721.jpg
  真心祝禱後,上蒼果然聽到了真龍天子的願望,李氏雙眼重見光明。
b0111106_22475339.jpg
b0111106_22484764.jpg
  李氏雙眼得見光明的第一時間便以母儀天下之姿,教訓起自家兒子的昏瞶,首先責他不識忠奸讓她流亡民間數年,再者為他適才要斬包公一事狠狠罵了一頓,最後更賜給包公紫金杖,要他代為教訓皇兒。
b0111106_22515125.jpg
  包公接過紫金杖,便請仁宗脫去龍袍,以杖擊袍,此舉讓李后大為欣賞:「好個忠心的包丞,打龍袍等於打昏君;包丞聽封,我封你太子太保可以出入金殿,賜一雙金黨翅,再賜你尚方寶劍,以後你可以先斬後奏整頓朝綱。」
b0111106_23473718.jpg
  其實這就是「打龍袍」的劇情呀!我找得好苦~希望對戲曲有興趣,但是不知出處的人也能有所幫助。

唱詞在這裡,有興趣的人可以比對:http://translate.google.com/translate?hl=zh-TW&sl=zh-CN&u=http://www.xikao.com/plays/play.php%3Fid%3D1049&sa=X&oi=translate&resnum=1&ct=result&prev=/search%3Fq%3D%25E6%2589%2593%25E9%25BE%258D%25E8%25A2%258D%26complete%3D1%26hl%3Dzh-TW

清風亭雷打張繼保,也就是「天雷報」亦名「清風亭」,劇本在此:http://translate.google.com/translate?hl=zh-TW&sl=zh-CN&u=http://www.xikao.com/plays/play.php%3Fid%3D1077&sa=X&oi=translate&resnum=4&ct=result&prev=/search%3Fq%3D%25E6%25B8%2585%25E9%25A2%25A8%25E4%25BA%25AD%25E9%259B%25B7%25E6%2589%2593%25E5%25BC%25B5%25E7%25B9%25BC%25E4%25BF%259D%26complete%3D1%26hl%3Dzh-TW

宋仁宗的貍貓事件考証:http://translate.google.com/translate?hl=zh-TW&sl=zh-CN&u=http://culture.qianlong.com/6931/2005/08/05/1400%402751906.htm&sa=X&oi=translate&resnum=5&ct=result&prev=/search%3Fq%3D%25E5%25AE%258B%25E4%25BB%2581%25E5%25AE%2597%26complete%3D1%26hl%3Dzh-TW

包公案的相關篇幅,未貼出處,原篇轉載於下:
--------------------------------------------------------------------------------
及包公朝見仁宗,多有功績,奏道︰“臣蒙詔而回,路逢一道士連哭了三日三夜。臣問其所哭之由,彼道︰‘山河社稷倒了。’臣怪而問之︰‘為甚山河社稷倒了?’道士道︰‘當今無真天子,故此山河社稷倒了。’”上笑道︰“那道士誑言之甚。朕左手有山河二字,右手有社稷二字,如何不是真天子?”包公奏道︰“望我主把與小臣看明,又有所議。”仁宗即開手與包公及眾臣視之,果然不差。包公叩頭奏道︰“真命天子,可惜只做了草頭王。”文武听了皆失色。上微怒道︰“我太祖皇帝仁義而得天下,傳至寡人,自來無愆,何謂是草頭王?”包公奏道︰“既陛下為嫡派之真主,如何不知親生母所在?”上道︰“朝陽殿劉皇後便是寡人親生母。”包公又奏道︰“臣已訪知,陛下嫡母在桑林鎮覓食。倘若聖上不信,但問兩班文武便有知者。”

上問群臣道︰“包文拯所言可疑,朕果有此事乎?”王丞相奏道︰“此陛下內事,除非是問六宮大使郭槐,可知端的。”上即宣過郭大使問之。大使道︰“劉娘娘乃陛下嫡母,何用問焉!此乃包公妄生事端,欺罔我主。”上怒甚,要將包公押出市曹斬首。王丞相又奏︰“文拯此情,內中心有緣故,望陛下將郭大使發下西台御史處勘問明白。”上允其奏,著御史王材根究其事。

當時劉後恐泄漏事情,密與徐監宮商議,將金寶買囑王御史方便。不想王御史是個贓官,見徐監宮送來許多金寶,遂歡喜受了,放下郭大使,整酒款待徐監宮。正飲酒間,忽一黑臉漢撞入門來。王御史問是誰人,黑臉漢道︰“我是三十六宮四十五院都節史,今日是年節,特來大人處討些節儀。”王御史吩咐門子與他十貫錢,賞以三碗酒。那黑漢吃了三碗酒,醉倒在階前叫屈。人問其故,那醉漢道︰“天子不認親娘是大屈,官府貪贓受賄是小屈。”

王御史听得,喝道︰“天子不認親娘,干你甚事?”令左右將黑漢吊起在衙里,左右正吊間,人報南衙包丞相來到。王材慌忙令郭大使復入牢中坐著,即出來迎接,不見包公,只有從人在外。王御史因問︰“包大人何在?”董超答道︰“大人言在王相公府里議事,我等特來伺候。”王御史驚疑。董超等一齊入內,見吊起者正是包公,董超眾人一齊向前解了。包公發怒,令拿過王御史跪下,就府中搜出珍珠三斗,金銀各十錠。包公道︰“你乃枉法贓官,當正典刑。”即令推出市曹斬首示眾。當下徐監宮已從後門走回宮中去。包公以其財物具奏天子,仁宗見了贓證,沉吟不決,乃問︰“此金寶誰人進用的?”包公奏道︰“臣訪得是劉娘娘宮中使喚徐監宮送去。”仁宗乃宣徐監宮問之,徐監宮難以隱瞞,只得當殿招認,是劉娘娘所遣。仁宗聞知,龍顏大怒道︰“既是我親母,何用私賂買囑?其中必有緣故!”乃下敕發配徐監宮邊遠充軍,著令包公拷問郭大使根由。包公領旨,回轉南衙,將郭大使嚴刑究問,郭槐苦不肯招,令押入牢中監禁,喚董超、薛霸二人吩咐道︰“汝二人如此如此,查出郭槐事因,自有重賞。”二人徑入牢中,私開了郭槐枷鎖,拿過一瓶好酒與之共飲,因密囑道︰“劉娘娘傳旨著你不要招認,事得脫後,自有重報。”郭大使不知是計,飲得酒醉了乃道︰“你二牌軍善施方便,待回宮見劉娘娘說你二人之功,亦有重用。”董超覷透其機,引入內牢,重用刑拷勘道︰“郭大使,你分明知其情弊,好好招承,免受苦楚。”郭槐受苦難禁,只得將前情供招明白。

次日,董、薛兩人呈知包公,包公大喜,執郭槐供狀啟奏仁宗。仁宗看罷,召郭槐當殿審之。槐又奏道︰“臣受苦難禁,只得胡亂招承,豈有此事。”

仁宗以此事顧問包公道︰“此事難理。”包公奏道︰“陛下再將郭槐吊在張家園內,自有明白處。”上依奏,押出郭槐前去。包公預裝下神機,先著重超、薛霸去張家園,將郭槐吊起審問。將近三更時候,包公禱告天地,忽然天昏地黑,星月無光,一陣狂風過處,已把郭槐捉將去。郭槐開目視之,見兩邊排卜鬼兵,上面坐著的是閻羅天子。王問︰“張家一十八口當滅麼?”旁邊走過判官近前奏道︰“張家當滅。”王又問︰“郭槐當滅否?”判官奏道︰“郭大使尚有六年旺氣。”郭槐聞說,叫聲︰“大王,若解得這場大事,我與劉娘娘說知,作無邊功果致謝大王。”閻王道︰”你將劉娘娘當初事情說得明白,我便饒你罪過。”郭槐訴出前情。左右錄寫得明白,皇上親自听聞,乃喝道︰“奸賊!今日還賴得過麼?朕是真天子,非閻王也,判官乃包卿也。”郭槐嚇得啞口無言,低著頭只請快死而已。

上命整駕回殿,天色漸明,文武齊集,天子即命徘整鑾駕,迎接李娘娘到殿上相見,帝母二人悲喜交集,文武慶賀,乃令宮娥送人養老宮去訖。仁宗要將劉娘娘受油鍋之刑以泄其忿。包公奏道︰“王法無斬天子之劍,亦無煎皇後之鍋。我主若要他死,著人將丈二白絲帕絞死,送入後花園中;郭槐當落鼎鑊之刑。”仁宗允奏,遂依包公決斷。真可謂亙古一大奇事。
[PR]
by purpleimage | 2008-02-17 23:54 | 白手起家日記_儍子看戲
  這個農曆年前很忙,在攝影棚當助理,除了拍攝的時間以外,有空閒時整理了後陽台。
b0111106_18543379.jpg
↑本來堆在後陽台及廚房裡的好幾袋,包含了較細的海砂及珊瑚石,從三樓向下扛是挺重的,最後便把它們倒在清空的後陽台上。
b0111106_1921567.jpg
↑後門
b0111106_1925041.jpg
↑靠在後院牆邊的鐵架,是前租空間的攝影師留下來的。
b0111106_1935367.jpg
↑銹蝕嚴重的風鈴
b0111106_1943837.jpg
↑工作手套
b0111106_1952543.jpg
↑海灘盡頭的松樹
b0111106_196811.jpg
b0111106_1963395.jpg
↑拍照用的草莓,已開花
b0111106_1971510.jpg
↑這是薔薇
b0111106_1984295.jpg
↑被坐壞的穿鞋椅,當天整理完後院後,就修好了,放在後院當休閒椅

---------------------------------------以下是在相隔幾間店面的85度咖啡裡拍的--------------------------------------
b0111106_19162863.jpg
b0111106_19164996.jpg
b0111106_1917124.jpg
b0111106_191738100.jpg
----------------------------------------------------------------------------------------------------------------------------------
  很忙,但是還算蠻開心的,除了過年期間閒下來時,發現自己的腎發炎(其實是覺得自己腎超痛,痛到覺得自己可能會死掉,昨天去看了中醫,得到的結論是發炎了,原來還可以再用個幾年),仔細想想,可能是在工作中忙到忘了要上廁所←別懷疑哦!是真的,真的是會被忘掉,所以要注意哦!千萬別忽視自己身體的警訊,該上廁所就要去,憋久了是會憋出病的。

  同學說她有個朋友在某大內衣公司任職,昨天終於見到了,是個很愛看書的人,不論什麼事情都能旁徵博引,而中藥行的老闆也是很有趣的人,聽他們談藥引及病徵話題,也是蠻特別的經驗。
[PR]
by purpleimage | 2008-02-17 19:33 | 白手起家日記_亂寫
晚來的年味
b0111106_223930100.jpg
↑我們家的自製年糕,每年都會有。
b0111106_22413418.jpg
↑近看很像八寶粥,有紅棗、腰果、栗子、蓮子、茍杞…最後撒上一些糖漬桂花,這就是我們家的年糕,以前是用豬油下去調製的,這幾年已經沒有加豬油,變成素食口味;從磨糯米開始一步一步到最後炊熟,都是家庭手工。

這糕在年前兩天就已經炊好,母親大人還親手製做蘿蔔糕,隨著父親年歲的增長,這些年也不似我求學時代活力充沛,這件事情就成了母親的工作了。

元宵節快到了,昨晚移至 國父紀念館展出的燈會也已經開始,我漸漸可以體會人越大就越對過年失去期待感;還是農曆元月的現在,寧靜的夜晚不時有施放鞭炮的聲響,但卻怎麼也引不起我的欣喜,燈會開始了,天也不那麼冷了,或許在燈會結束前的某一天,會去走走,但是那種興奮的感覺,卻怎麼也喚不回來了。

---------------------------------------我是無關緊要的分格線------------------------------------------
b0111106_22562296.jpg
↑這是去看北美館的海洋堂展覽時,購買導讀手冊中隨機附贈的蘿莉公仔,這個展只到明天(2/17),有興趣卻還沒去看的人可要把握最後一天的機會哦!
b0111106_2314713.jpg
↑這個公仔是購買瑞穗鮮乳時發現的,他是瑞穗鮮乳十週年與海洋堂合作獨家推出的紀念公仔,一共八種款式,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特別注意一下。
b0111106_2352083.jpg
↑這是我的PDA,現在已經變成掌中遊戲機,前陣子曾有想過將它便宜脫手,不過後來想想也就做罷了,首先它使用的是Palm系統,與目前一般WinCE不同,再者是它沒有上網功能,連做GPRS導航都有困難,只能說是自己當時購買時沒有好好考慮清楚。
[PR]
by purpleimage | 2008-02-16 23:10 | 白手起家日記_亂寫
b0111106_343119.jpg
↑這張照片是我在找道具時拍的,她是我第一條月光石的手鍊,也是由她開始,我陸續蒐集了許多半寶石鑲銀飾品;這張照片我是用一隻250W的對焦燈搭配外接機頂閃燈拍的,雖然挺陽春,不過我自己還蠻喜歡的。

  回題,「過年這幾天」,是的,這幾天放農曆年假,蹲在家裡好幾天,手頭上也還有案子在跑,除去中間一兩天身體不適臥病在床,其他的時間就是打混、吃東西,做照片去背的工作,工作告一段落就看了幾部還不錯的動畫及電影,其中,「化貓」這部動畫是我喜歡的風格,全片以浮士繪表現,轉場則像極了能劇。
b0111106_3201925.jpg
這是「怪~ayakashi~」系列作品中的其中一部,有興趣的人可以到東映的「怪~ayakashi~」網站參觀;「天守物語」在兩年前曾經於國家戲劇院看過現場表演,小劇場表演模式,但是服裝及身段大多與能劇相仿,動畫版的表現手法在個人的看法裡是不能和化貓相提並論。(當然,因為風格不同,強行比較有失公允,「天守物語」的表現手法跟一般的動畫片相近,以故事敘說為主軸,人物風格很少女漫畫;而「化貓」則有強烈的民族風,表現的手法並不僅止於「說故事」,更多的部份著墨於場景氣氛的營造,色彩給我的感受與「惡童」相仿,然而節奏感卻有極大的差異。)

  至於為什麼沒有提到「四谷怪談」,因為我還沒看,DVD封面並沒有給我很多的好感,但是原角色設定是天野喜孝這點,讓我有很深的期待。

  喜歡神怪片的朋友,如果希望能從中得到些恐怖感大概是要失望了,化貓及天守物語個人是覺得不甚恐怖(一個害怕看恐怖片的人的背書,應該很有參考價值),「百鬼夜行抄」都比它們來得有Feel多了,不過,警世的意味還是有的,每個人從中得到的感受也會大大不同。

  豬年壓軸那場戲,看了,也拍了,劇碼是「龍圖升官」、「虹橋贈珠」與「大登寶殿」,都是吉祥好戲,不過因為現在還在忙工作,所以照片還沒整理好,可能要再晚個幾天才能貼上網誌了,有興趣的朋友也請再多忍耐兩天。
b0111106_355227.jpg
↑相中了這顆鏡頭,相關的新聞網頁可以看這裡http://digital.photosharp.com.tw/DIGITAL/Content.aspx?News_No=2426;是的,他是一顆長鏡頭,目前還處在觀望狀態,因為必要購買的因素還未出現,如果順利的話,應當是08年的下半年度購入,屆時它將成為我Pentax K10D的第三個鏡頭(沒有半路殺出程咬金的話)。

  另外,諸如不小心集了四個7-11的發光小叮噹,買了五頂毛線帽,打了幾場Wii的保齡球與網球,複習了海賊王的Wii版冒險遊戲,睡得昏天地暗,沒喝到跨年酒等等雜事,也就不一一述說了。
[PR]
by purpleimage | 2008-02-12 04:03 | 白手起家日記_亂寫